来自 科技 2019-05-24 15:31 的文章

有一个高科技领域,中国人再也不怕被卡脖子了

  中国制造业在低端技术领域的迅速扩张,以超低成本大量加工生产标准零部件,已经给美日欧等西方国家的制造业带来很大压力。同时,中国制造不可能止步于裤子、手袋、小家电等低技术产品,向高端技术产业的进军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中国制造中国梦,核心技术只有靠自己,靠化缘是要不来的

  博士毕业后,正当人们以为他会从此安居美国淘金的时候,1995年,金磊却带着他独创的大肠杆菌分泌型技术回到中国。

  1990年,金磊正式进入著名的基因泰克公司蛋白质工程研究室,从事生长激素的基因工程研究。能进入当时全球最具创新能力的基因工程制药企业,金磊倍感珍惜,不知疲倦地将生长激素这个小型蛋白质“里里外外”研究了个透。1994年,金磊获得了博士学位,其论文被评为当年加州大学最佳博士论文,还荣获了知名的“克莱文奖”,他是外国留学生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根据调研,除了700万矮小儿童外,还有3900万个普通家庭对孩子的身高不满意,希望通过各种方式让孩子达到理想的身高。

  美国的一连串动作,表面用的是所谓“公平贸易”、“保护知识产权”等口号,其实目标非常明确,打击非常精准。美国宣布征税25%的中国产品,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制造2025”关注的十大重点发展产业高科技产品,并非偶然。

  就儿童长高领域来说,初步统计,中国儿童矮身材发生率约为3%,全国4-15岁需要治疗的矮小儿童约有700万,90%的矮小儿童有自卑、抑郁等心理障碍,成年后不具备正常劳动能力,面临着升学、就业、婚恋等沉重压力,从衡量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上,矮小患者大大低于正常人,其实已经成为一个不能忽视的社会问题。

  为什么?因为生长激素药物在人类健康领域的应用,非常广泛。

  人脑垂体自然分泌的生长激素是促进生长发育和调节代谢的关键蛋白质,对于骨骼生长、蛋白质合成、脂肪降解都有非常重要作用。

  如果说文件里提到的蛋白及多肽药物是生物制药的皇冠,那么重组人生长激素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2018年3月以来,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争端引发了中国、美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巨大关注。

  今天,金赛药业已经成为全国制药企业“基因工程药物质量管理示范中心”和国家级“基因工程新药孵化基地”,拥有亚洲最大的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线,也是国际唯一的长效、水剂、粉剂三大系列产品生产基地。金赛生长激素产品已被列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在中国30个省市自治区1200家医院广泛使用,并出口到墨西哥、俄罗斯、新加坡、秘鲁等17个国家和地区。

  从国产第一支粉剂生长激素,到亚洲第一支水剂生长激素,再到全球第一支长效生长激素,国家科技部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王宏广曾这样评价金赛药业的创新之路:“从陪跑到跟跑,再到领跑,是我国药物研发从全面仿制到部分创新,再到全面赶超的真实写照。”

  2016年,金赛药业上市全球第一支生长激素隐针电子注射笔,极大降低了矮小儿童的注射恐惧和注射风险。隐针电子笔采用独特的隐针设计,儿童注射使用非常方便,从注射装置上,金赛又一次定义了全球最高标准。

  根据第一财研究院2018年4月发布的《中国与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报告测算,皇冠直营网,中国制造业总产出在2005年超越了德国,随后在2008年超越日本,2010年超越美国。截至2016年,中国制造业实际增加值达到2000年的7倍,占全球制造业总产出的比重从8.5%提高到了30.9%。

  1989年,一名叫金磊的北京大学毕业生赴美留学,在著名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维尔博士的实验室从事研究工作。在此期间,金磊仅用一年时间,就读完了博士生四年要学的全部课程。

  放下在美国拥有的一切,回国白手起家,这的确是一场挑战,那时,金磊没有任何管理经验和从商经验。基因生物制药,这是一项太过前沿的技术,要找到伯乐并不容易,也许是天将降大任的磨难,为了寻求创业投资的支持,金磊曾经走遍大江南北。

  巨大的市场份额不仅意味着规模带来的独特竞争优势,即所谓的“中国权重”,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制造业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全球产生重大影响。

  就在《中国制造2025》正式发布的2015年全国两会上,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到今天仍然在提醒我们:“我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不仅从别人那里拿到关键核心技术不可能,就是想拿到一般的高技术也是很难的,西方发达国家有一种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的心理 ,所以立足点必须要放在自主创新上。”